西安润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RHCS电源快速切换装置
·RHE智能电力测控仪
·RXS6220组合式智能报警控制系统
·RH2000工业参数显示仪
·电动机智能监控器
·RHDHG-02型电弧光中低压母线保护系统
·RHCS无扰动供电控制装置系列


RHDHG-02新型电弧光母线保...
告示
RHDHG-02新型电弧光母线保...
太白山旅游(公司文化)
西安润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工程实例测试
更多...>>
 首页— 资讯中心

2006年全国电力供应紧张形势趋缓 结构调整加快
信息来源: | 发布日期:2005-12-12 | 阅读次数:4261
----------------------------------------------------------------------------------------
详细内容:

气温在一天天升高,夏天到了。电力工业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用电最多季节:电力迎峰度夏。

    电是现代社会的动力,在现代经济发展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2003年以来,随着我国供电形势从缓和转为全面吃紧,这几年,每逢电力迎峰度夏,夏季供电多少、用电能不能得到保证等信息,都是人们、特别是用电企业普遍关心的问题,以便根据用电的保证程度来安排生活、生产和经营。今年情况变了,人们对此信息已显得不像往年那样关心。原因很简单,大家都从近来的用电感受中感到电力供应保障程度在提高,吃紧的电力供求形势正在向着缓和转变。

    人们的这一感受与行业协会、有关部门对目前电力供求形势的分析可说十分吻合。中电联秘书长王永干在接受采访时说,随着中央各项宏观调控措施陆续贯彻到位,电力建设连续三年快速发展,全国供电形势自去年9月开始出现缓和以来,今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仍继续在朝着缓和的方向发展。

    王永干同时说,从电力运行角度看,这种缓和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与去年同期相比,缺电范围有了大幅度的缩小,缺电程度也在减轻。去年1月份,全国共有24个省级电网拉闸限电,今年1月份全国拉闸限电的省级电网已减少到9个。2月份减少到了5个省级电网,到3月份拉闸限电的省级电网进一步减少到了2个。二是,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正在逐步恢复到正常水平。一季度,全国发电设备累计平均利用小时为1251小时,其中,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为1405小时,比去年同期降低90小时。三是区域电网最高用电负荷增长率高于全社会用电量的增长率。一季度全国主要电网统一调度最高用电负荷合计为31734万千瓦,同比增长16.70%;统一调度用电量为528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60%。最高用电负荷合计增长率比用电量增长率高出4.1个百分点。这是全国发电装机增长速度超过电力需求增长速度的必然结果,同时表明相当部分在缺电时期被抑制的用电负荷需求在电力供需形势缓和的背景下正在得到释放。

    据了解,由于电力建设的惯性作用,今年将是我国自2003年以来电力建设全面加速后的又一个发电装机投产高峰年,预计全年投产的发电装机总规模将比目前英国全部拥有的发电装机还要多,达7500万千瓦以上。

    据此,王永干预计,随着今年计划投产的发电装机开始在二季度后陆续进入投入运行,今年二季度及下半年的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将继续得到进一步缓解。在电力迎峰度夏期间,除华东、华北和南方电网约有800万到1000万千瓦的缺口外,全国绝大多数地区的电力需求基本都可得到满足,其中,西北电网的电力供应还将出现部分电力富裕。

    在5月30日召开的2006年全国迎峰度夏电视电话会议上,国家发展改革委、电监会等部门在强调今夏全国电力供需仍将存在区域性、时段性电力供应紧张基本走势的同时,也认为与2004年供应缺口达到3000万千瓦、2005年供应缺口达2500万千瓦相比,今年夏季用电高峰的供应缺口将有明显缩小,初步预测电力缺口约为1200万千瓦,主要集中在华东、华北和南方地区。其中,华北为320万千瓦、华东为400万千瓦、南方为450万千瓦。

    鉴于电力供求缺口范围在缩小,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张工在5月底召开的2006年北京电力供需形势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虽然今夏北京时段性、区域性电力供需矛盾仍十分突出,但今年北京将不再强制使用轮流周休和高温休假措施来减轻高峰负荷。

    “水落石出”。随着电力供求关系的缓和,在这三年严重缺电时期不太被人注意的我国电力工业众多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也重新得到了人们的高度重视。在5月下旬北京召开的一个会议上,国家电监会副主席王野平认为这些矛盾和问题突出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电源结构不尽合理。截至2005年底,我国发电装机容量为50841万千瓦,其中火电、水电、核电分别为38413万千瓦、11652万千瓦、685万千瓦,分别占75.6%、22.9%、1.35%。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所占比重较少,如此结构使得电煤资源与运输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环境问题日趋严重。

    二是电网建设与电源建设不协调。我国电力发展一直延续着“重发、轻供、不管用”的状态,输配电建设严重滞后于电源建设。虽然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后,电网企业和电源企业分开,电网建设速度得到一定程度的加速,但是要彻底解决“有电输不出、卡脖子等现象”还需要时间和过程。

    三是科技含量低、资源浪费现象严重。

    “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难循环、低效率”问题较为突出。2003年每千瓦时平均煤耗比发达国家高50克标煤,线损率比发达国家高2%至3%,火电厂耗水率每千瓦时比国际先进水平高40%多,主要电力企业的劳动生产率不到世界先进水平的1/3。

    四是电力体制和发展机制没有完全理顺。

    电力规划和产业政策执行乏力,电力法律法规建设滞后,市场配置电力资源的机制尚未建立,电力监管还较为薄弱,电力工业有效的激励机制、约束机制和长远发展机制尚未形成。

    基于对存在矛盾和问题的认识,面对电力供应继续走向缓和的新形势,面对未来10年我国必须新增5亿千瓦以上发电装机才能满足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需要的奋斗目标,面对繁重的电力结构调整重任,不久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铁道部、交通部、水利部、国家环保总局、中国银监会、国家电监会八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加快电力工业结构调整促进健康有序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为标志,目前电力工业也形成了按照科学发展和更加注重协调发展的要求,加快电力结构调整步伐的新思路,即,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充分发挥市场配置电力资源的基础作用,在继续解决发展规模和速度问题的同时,加快解决电源结构不合理、电网建设滞后、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过低等结构失调问题,加快解决环境保护、降低成本和能源消耗、提高服务质量等深层次的问题。

信息来源:经济日报

----------------------------------------------------------------------------------------
关闭】【打印】【顶部